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翩若戏凤』着实可恼

作者:屺瞻 日期:2016-09-01 09:29:25

阅读次数:843

  如今书法界高官往往有大量的墨宝登在网上,这是因为找他们写字的人极多,请到(买到?)他们的字后不免登到网络上显摆显摆,这种心理不难理解。正因如此,高官书作的文化含量是高是低,就有机会被读者围观。笔者发现,一些书法高官的书作文化修为太差,文字内容着实令人捏一把汗。
  姑且解剖一只“麻雀”,说说这个问题。



  有位现职主席,近来网上作品数量激增。忙,就容易出错。主席给本省某大学数学系题词,“系”字写成了“”(联系的“系”的繁体)。就有人吐槽:《说文解字》中就有“系”,不知主席念的是大学哪个“”?题词写错了关键字,这是应酬当中很大的败笔。
  所谓应酬之作,在画界就是画张大写意,三涂两抹就算完活;在写字界,就是抓过一张纸片写几个字,应付而已。不过同样是应酬之作,书与画大有不同。应酬画再不济那也是一张“画”,外行觉得既是名人笔墨,必是名人水平;内行一眼就能看出这画没用心,却也说不出什么来。可是书法方面的应酬之作,弄不好就打了作者的脸。打脸主要不在书写态度上,而在作者的文化修为上。
  这位主席的文化修为,从生活知识、音律常识、语法知识等方面来看,都成问题。
  主席写了个“跃马争春”,费解。春来也,无处不在,人和马都沐浴在春风里,你又“跃马”去“争春”,不知这“春”是何含义。所写“莫愁春至,海棠依旧”,也是别扭。“海棠依旧”实为暮春之景,乃为一地落英的伤感,春天才到莫愁湖(“春至”),咋“海棠依旧”了呢?语境不合。
  又写了个“钟山望岳”,也很勉强。钟山就是南京紫金山,此山不高,且不神,岂能称“岳”。须知山之称岳者,“五岳”而已。长沙岳麓山带个“岳”字,因为它是南岳七十二峰之一,“南岳周围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嘛。你在钟山这儿“望岳”,用词很不准确。人家杜甫“望岳”,那是望的“岱岳”,“岱宗”即东岳泰山呀。老杜也望过别的很多山,从不说那是“望岳”。此种文化史知识断断马虎不得。
  四字结构,必讲音律,这是文学特质的要求,也是汉语艺术的要求,书法人既然“游于艺”,这点音韵学知识是必须要讲究的,否则也容易“露底子”“掉链子”。该主席头脑当中,似乎就少了乐律音声这根“弦”。
  主席写过“巾帼风华”,写过“凌风扬波”,语句中全无仄声字,于律不合显得很俗;写过“气幽若兰”,二四两字平声对平声,读来不能铿锵悦耳(改为“气若幽兰”似更好)。“莫愁春至,海棠依旧”作品,上句仄出下句仄收,更不合律,改为“春至莫愁,海棠依旧”,上句平出下句仄收,在音律上就稍好些。
  主席似乎也知道“学诗谩有惊人句”,也希望“语不惊人死不休”,心里想着出语惊人,只可惜学养不逮,却弄得“出语”乱七八糟。
  曹植早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佳句,照抄就是绝妙好辞,主席却给人家改了词,改成“翩若戏凤,矫如游龙”。这明显是看了旧京剧《游龙戏凤》,活学活用到这儿来了。主席哪里知道,“惊鸿”是语法上的“偏正结构”,“戏凤”是语法上的“动宾结构”,这一改改得语无伦次全然说不通了。《游龙戏凤》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戏中格调等而下之的一出,剧情是风流皇帝独自出外踏青(是为“游龙”),在小酒馆调戏小姑娘李凤姐(是为“戏凤”)的全过程,故事情调何其低俗,这样的戏很多人看都不看。把如此低俗的“游龙”“戏凤”字眼写进书法作品,明白人心中谁不添堵?如此“主席书法”买回家挂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白瞎了那买字的冤枉钱。
  “化用古典”需要多读书,“锻词炼句”需要多思考。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笔者浏览了主席所写所有的短语,内容十之七八缺乏艺术含量。“钟灵书画”“即心是佛”,在语法上全说不通;“万壑有声”“福安丰乐”“瑞气集门”“龙起海天”“积贤为道”“大善德广”等,也嫌既不高雅,又不通俗,倒是透着一点点浅陋浮薄过于随意似的。
  书法界这些年老是强调“消灭错别字”,多么小儿科呀。书法界领导者属于文化界名流,不该具有更高的文化修为么?我们的领导同志早已不必为“错别字”的事而犯愁,没有任何人可以约束他们的率性书写,写错了字又怎样,错字连篇的人还不是照样当领导、当导师、做评委?他们中的一些人,真正的文化底蕴其实“薄”得可怜,他们的书作内容有时很成问题。这样的问题再也不能视而不见,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主席尚且如此,其他人又会怎样?因此从现在开始,书法界在文化修为方面,必须着力解决存在的问题。
  好的书法作品必须是每一个细节都耐人品读。一幅书法作品如果连文字内容都不过关,何谈“书法艺术”?何谈“文化正能量”?但是,一味抄写前人诗句聊以“遮丑”也是不行。要知道,抄唐诗宋词掩不住骨子里的穷酸相,解决之道无他,只有好好地多读书,读好书,努力加强自我修养,努力提高文化水准。同样也要知道,“官职”长不了人的学问,官职的“锦袍”穿在身上固然风光,可一个人不用心学习,不潜心修养,给他多大个官也只能勉为其难,终不免“长安乞儿着锦袍”之讥。
  敢不慎哉?敢不慎哉!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