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艺术评论要务真求实

作者:彭庆阳 日期:2016-08-31 10:28:06

阅读次数:677

8月8日的里约奥运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国选手傅园慧接受采访时说:“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洪荒之力”一词和傅园慧迅速爆红网络,甚至红到了国外。傅园慧为什么会火?因为她没有按时下的套路答记者问,而是快人快语说了真话。时下,真话成了一种“稀缺”资源,说假话倒成了常态,这在当今的艺术评论界亦不少见。
  随着艺术市场的繁荣,艺术批评也紧跟其后,时下所谓的艺术评论文章,从选题到立意、从形式到内容,要么博大却不精深,要么短小却不精悍。博大者,洋洋洒洒数万字,看起来宏论古今,纵谈中外的鸿篇巨著,可谓“高、大、全”,实则是东拉西扯、左牵右联,文字的堆砌而已。一些自诩著作等身、汗牛充栋的专家、大师,也不过尔尔。短小者,多见于艺术家作品的评论,美其名曰“诸家点评”,诸家或是惜墨如金、谨小慎微,或是胸无点墨、空有名头,或是好事者断章取义、胡编乱造。总之,文短却不精练,甚者生搬硬套、词不达意,难成经典。艺术评论本是论者对艺术作品好坏的直观回答,可一些人不在艺术评论的本体语言上下功夫、讲真话,而是游离其外,“王顾左右而言他”,忘却了艺术评论的真谛,使说假话成了艺术评论界的常态。由此出现“红包厚度等于评论高度”的现象,也成为艺术评论备受诟病的根源。
  “不得一钱,何以润笔”,拿稿费写文章也是一种正常的市场行为,可一些人借其职权、地位带来的名望、威信,信笔成文、胡评瞎论,却换来超乎想象的稿费。“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这样出来的评论文章,或长或短,都是假话连篇,沦为吹捧的广告,助力艺术家在市场上瞎忽悠而已。当艺术评论被利益绑架,这样的评论便失去了意义。在今年年初的全国宣传部长会议上,刘奇葆同志指出文艺评论是讲方向、出精品、领风尚的有力抓手。可见艺术评论的重要性,如何更好地发挥艺术评论对创作的指导作用,如何加强改进艺术评论工作,开创艺术评论新风,成了大家关注的话题。
  评论者必须具备从事艺术评论的能力,这种能力源自评论者的学术思想、学术修养和学习方法。一些人理论功底不深、学识眼界不宽,却以经验积累、阅历感受,再结合街谈巷语、道听途说,也能凑合出一篇评论文章,这样的评论或许有点道理,有点见地,但也只是隔靴搔痒,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评论。评论者必须要有“能力”,但有能力也未必能写出好的东西,犹如“秤锤可谓之铁,铁不可谓之秤锤”之意。时下,学富五车、艺贯中西、有能力者大有人在,评论文章也多见各大报刊,可为何鲜见“通仙气、接地气、富生气、有人气”的文章?为何难有经典的艺术评论流传?可见,光有能力还不够。
  有人说艺术贵在创新。在这倡导创造力培养、大谈创新精神的今天,艺术评论也需要创新,但是如何创新?窃以为,艺术评论的创新就在于回归到艺术评论的本体语言,既要“点对点、面对面、实打实”,以事论事,这是实践深度的拓进,又要表达自己的思想,提炼出理念的精髓,这是理论高度的升华。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说:“文艺的一切创新,归根到底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人民。”艺术评论作为文艺的一部分,理应契合时代,融入生活,以扎实的专业功底、务真求实的精神,开放的学术思维来体现时代的特征和气息。那么,脱离于此的创新,都会使艺术评论步入野狐禅的境地。
  有人在谈论艺术批评方法时说,批评家应该具有敢于冒险的精神。事实上,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批评需要的并不是冒险精神,而是务真求实的精神。时下,一些所谓的艺术评论者很有“冒险”精神,而且很激进,无所不能,无所不涉,对艺术本体论、艺术技法论、艺术史论、艺术发展论、艺术家论等等,似乎样样精,实则是样样松。其以艺术评论之名进行自我炒作、自我推销罢了,这样的艺术评论大多戾气、俗气、怨气,随性有余而理性不足,自是上不了大场面。可当下自媒体门槛宽松,缺乏传统媒体的“守门人”,故有着“冒险”精神的艺术评论多在微信、微博等网络平台流传,使艺术评论界泥沙俱下。
  有能力是艺术评论的“硬抓手”,偶尔还要有“洪荒之力”,更重要的是要有务真求实的精神。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