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林木两评《流民图》

作者:赵立忠摘录 日期:2015-10-29 09:00:23

阅读次数:2820


林木两评《流民图》


2000年,林木先生出版专著《20世纪中国画研究》(以下简称《研究》,广西美术出版社出版),在第二章《现代著名中国画画家评传》(共14人)中,专有一节《蒋兆和》。2015年,林木先生在《中国书画报》(以下简称《书画报》)第54期和72期第1版,发表两文谈蒋兆和《流民图》的诞生前后。现将林木先生相隔15年两谈《流民图》中的有关评述的内容,作为对照,摘录于下:
  2015年林木先生说:
  今年是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如果美术界把蒋兆和《流民图》拿出来当抗日文艺的代表作展览,就要犯政治上的绝大错误。因为这幅画不仅不是为抗日而画,反倒是为反对抗日而画。这幅画不仅是由当年北平汉奸政府领袖殷同提议,若干汉奸组织及个人资助才完成,且目的是为了支持日伪“和平建国”的号召,以反对“抗战建国”的抗日方针。这可是有当年蒋兆和自己的文章为证。如此作真要在今年展览,不啻是对抗战七十周年纪念的公开嘲笑!(《书画报》第54期)
  除抗战木刻外,《流民图》无疑是抗战期间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书画报》第72期)
  可见,连《流民图》的产生,也是殷同授意的。也可以说,没有殷同的建议,是不可能有这幅《流民图》的。况且,殷同不仅提出建议,还给了经费。(《书画报》第72期)
  2000年林木先生说:
  蒋兆和的作品的确大多数是苦涩的悲剧性题材:从他的处女作,油画《黄包车夫的一家》(1925年)对“苦力”生活的描绘起,到《缝穷》(1936年)、《老乞妇》(1937年)、《流浪的小子》(1939年)、《卖子图》(1939年)、《骨肉流离》(1941年),到他的皇皇巨制《流民图》(1943年)无不是在下层挣扎的贫苦民众的写照。难怪刘曦林先生称他为“悲剧艺术家”。(《研究》第501页)
  蒋兆和一生画有大量“为民写真”反映现实痛苦的作品,而所有这些作品中最著名的是《流民图》。作于1941年至1943年的《流民图》是蒋兆和花了三年时间,在北京、上海、南京一带日伪占领区深入生活,画了大量速写,画成以表现在战争中流离失所的人们的高2米、长约26米的巨幅画卷。此幅画打破了蒋兆和历年较为简单的肖像画构图。而完成了在中国美术史上也算是洋洋大观的一百多人的庞大构图。画面以典型化的手法把战争中受苦受难的各种类型的人物疏密有致地组成一幅惊心动魄的表现战争痛苦的巨幅画卷。尽管《流民图》的问世有其难言之隐①,但从蒋兆和一生的艺术指向来看,《流民图》对苦难民众的真诚同情,对战争罪行的强烈控诉,对黑暗社会的满腔愤懑,却与其历年作品的一贯倾向是完全一致的。(《研究》第503页)
  ①此处原有一注释,主要是全文刊发了蒋兆和《我的画展略述》。林木先生在《书画报》2015年第72期已有摘录,故此处从略。详知请见《研究》第524页。
  2015年林木先生说:
  不过,《群象图》在太庙展出时,却又与日本人控制言论、“对于助长和平气氛,瓦解国民士气的言论”“需要严重警惕”的宣传口径相违背,故展出当日就被禁展……这其实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属日伪主仆间在宣传手法上的矛盾。结果自然是低调处理:“在太庙举行之蒋兆和画展,兹因场内之光线不调,继续展览,似不相宜,闻自本日起,暂行停止云。”故《流民图》被日军审查“不许可”而禁展一事的性质千万不可夸大解读,一如不可因日汪矛盾而升格后者为爱国者,尽管为汪精卫翻案之声还真有。就以《流民图》在当时社会上的实际效果看,它起到的也主要是“和平建国”反共反苏的效果(反苏反共当时是日伪的主要口号)。……在大汉奸殷同指示,若干汉奸组织及个人资助下,所画《流民图》的政治目的,与《流民图》的公开宣传效应是一致的。(《书画报》第72期)
  2000年林木先生说:
  或许,《流民图》所产生的最终社会效应,那种反战的积极效应,应该是对此画不无遗憾的开端的一个令人宽慰的弥补吧?②(《研究》第503页)
  ②此处原注释为:蒋兆和《流民图》产生及展出缘由虽为注②所述(录者按:即指上注所指主要是全文刊发了蒋兆和《我的画展略述》的那条注释),但由于画面毕竟真实地反映了人民在战争中受到的痛苦,这与日伪统治者控制言论,“对于助长和平气氛,瓦解国民士气的言论”“需要严重警惕”的要求相违背。所以开展当天即被日伪当局所禁展。《实报》称:“在太庙举行之蒋兆和画展,兹因场地内之光线不调,继续展览,似不相宜,闻自本日起,暂行停止云。”可见《流民图》实际效果之所在。(《研究》第525—526页)
  2015年林木先生说:
  在如此历史史实背景下,如果还真的有人有机构敢于出面“辩诬”,敢于“批准”《流民图》为“现实主义的爱国主义的作品”,敢于宣称“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人物画是蒋兆和先生的《流民图》”,且还要“对蒋先生只有更尊敬”,我真就无话可说了!(《书画报》第72期)
  2000年林木先生说:
  蒋兆和批判现实和再现现实的创作倾向使其艺术也只能是一种写实的艺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写实主义的写实,一种“为民写真”的苦苦追求。(《研究》第504页)
  ——但是,蒋兆和是可以欣慰的了。蒋兆和以他的深沉的对社会底层劳苦民众的同情,画出了一大批揭示这个灾难深重的世纪城市贫民生活的众生相,从这个独特的视角,创造出许许多多为中国几千年美术史所仅见的珍贵的贫民生活的画卷。这种深沉的人道主义精神及为人生的艺术态度,使蒋兆和当之无愧地成为本世纪民主大潮中为人生艺术与雅俗结合的艺术思潮的一个杰出的楷模,一个突出的代表。蒋兆和是可以欣慰的了。在纷纷乱乱的中国画变革的延续一个世纪的激烈争论中。蒋兆和已经建立起他自己的独特而完整的国画人物画教学体系。他以中国式白描去取代西方式素描,以对形象结构自身的把握去代替与中国线条相矛盾的光影体面的描绘,他把传统用线和笔墨的变化与对对象的科学分析相结合,以传统的勾、皴、染、点之法去表现对象的结构,因而避免了简单化的素描加线条的生硬的中西绘画的拼接。这样,蒋兆和就十分聪明地解决了人物画在中西融合上的种种矛盾而成就其较为和谐而新意盎然的现代国画人物画的探索,并在此基础上形成自己一套从观察到表现的完整的现代国画人物画教学体系,从而对中国当代国画人物画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当代著名人物画家如周思聪、马振声、杨力舟、姚有多、朱理存、范曾、卢沉等都出自蒋兆和之门,并形成了一个为世所公认的北方人物画派,就是这种巨大影响的一个无可怀疑的明证。更重要的是,蒋兆和一反西方绘画对中国画坛——尤其是人物画坛——居高临下的侵入所带来的世纪性的民族虚无主义倾向,把中西融合带进了一个正常、健康的轨道,为现代的民族的中国人物画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尽管蒋兆和杰出的艺术成就中也有不少遗憾,但如果我们联想到这些遗憾所以产生的那些政治的、意识形态的特定时代,则其局限又似乎是“历史之必然”了。——尽管如此,蒋兆和这些遗憾却连同他的巨大的成就一起,为后继者开拓了广阔的思维空间和实践的余地。那些优秀的富于创造性的传人至今仍引领着中国人物画坛之风骚,就足可证明蒋兆和艺术之不朽。(《研究》第523—524页)(注:文中黑体为辑录者所换,原文字体是统一的)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