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傅抱石的艺术世界”亮相津门

作者:邢晋 日期:2019-02-28 10:12:07

阅读次数:401

本报讯不久前,由天津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联袂奉上的“其命维新——傅抱石的艺术世界”在天津博物馆举行。展览将持续至3月31日。
  南京博物院是国内最重要的傅抱石作品收藏、研究和展示机构,不仅富藏傅抱石各个时期的各类题材作品,更在傅抱石及其作品研究和展示方面耕耘不辍,取得了诸多丰硕成果。近年来,天津博物馆系统梳理馆藏历代书画,举办了一系列展览,其间亦得到南京博物院的鼎力支持。此次依托南京博物院丰厚的收藏和学术支持,合力在津举办傅抱石艺术精品展,希冀在全面、立体地展示这位美术大家艺术成就的同时,更对当今中国画创作与革新有所启迪。
  此次展览共分为六个单元。
  第一个单元为“往往醉后”。上世纪40年代初期,旅居重庆的傅抱石在学术研究之余,开始了绘画实践,并在极短的时间里迅速完成了风格的定型。面对草木葱茏的蜀地风光,他将山水画改革的方向从传统的“线”转至“面”的形式突破,所谓“散锋笔法”便在“外师造化”与“中得心源”的心手相应中应运而生了。几年间,他就地取材,驾轻就熟地演绎这种技法,惯用长锋山马笔,笔头、笔锋、笔根并用,结合山形、山脉的分坡走向,皴擦、勾斫、渲染并施,大胆落墨、细心收拾,使水、墨、彩在快速的用笔驾驭下有机地融为一体,淋漓酣畅、气象万千。傅抱石自刻闲章“往往醉后”,也曾表示自己的绘画“力求奔放生动,使笔与墨融合、墨与色融合,而使画面有一种雄浑的意味及飞扬之气势”。他将内心思绪形之于笔墨书写,物我两忘,达到了绘画的最高境界,绘画成了他自我韬晦、自我超越的一种媒介。


  第二个单元为“上古衣冠”。傅抱石善于描绘传统历史人物,或高人逸士,仙风道骨、气宇轩昂;或靓女美妇,面容光洁、妩媚艳丽,充分展现出高贵博雅的古朴气质,但又不失现代的浪漫气息。与山水画较为注重块面、相对弱化线条相反,傅抱石在人物画中则一如既往地追求“线性”,用笔速度极快且富有弹性,融合破笔散锋,自成一格。他善于将自己与人物类似的情感融入画中,通过形象构思将奔放的创作冲动表现为想象的驰骋,并十分注重气氛的烘托、意境的营造,将难以言传的微妙气息准确地表现出来,细腻地再现历史人物的精神气质。
  第三个单元为“异域行旅”。1957年5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文化合作协定1957年执行计划,傅抱石受命率领中国美术家代表团出访东欧,游览风景名胜和古迹,参观建设工地和工厂,进行文化交流并诉诸笔端。他异常勤奋地写生,以纯粹中国画形式表现欧洲自然、人文景致,将异域风情纳入自我的意境中。这批作品从笔墨表现到形式构成都显示了傅抱石对传统笔墨形式的突破与创新,生动地呈现出他在形式探索方面的诸多收获,可视为其自觉地从根本性的角度来探索中国画的一个契机和发端,真实地反映了傅抱石观察自然和创作方式的改变过程,从而开启了他晚期创作的基本形态。

  第四个单元为“山河新貌”。1949年10月,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悠久的山水画传统面临前所未有的新局面。1954年2月,中国美术家协会召开山水画创作问题座谈会,确定了“中国画写生”的创作途径,以期突破古人的笔墨章法,创作出有“时代气息”的作品。写生俨然成为一个时代的潮流。傅抱石晚年紧跟时代,结合生活,领悟传统,大胆革新,以“思想变了,笔墨不能不变”的重要论述,引领当年中国画的发展潮流。通过一系列的写生活动,傅抱石对中国画写生形成了独特的经验。他以敏锐的思想把握时代脉搏,以开阔的胸襟汲取西方艺术特长,赋予中国画新内容、新笔墨、新思想、新境界。而且,他颇有心得地提出了中国画写生“游、悟、记、写”的四字诀,在方法论上具有相当的示范意义。
  第五个单元为“激情图解”。一代伟人毛泽东的诗词,“发黄钟大吕之强音,吐山川日月之精华”,气魄雄伟豪迈,格调阳刚恢弘,意境高远壮阔。20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大批中国山水画家深深地被毛泽东的诗词所感染,深刻揣摩、反复描绘,创作出大量毛泽东诗意山水,使之成为一种极具时代特色的山水画品类。傅抱石从毛泽东诗词中找到发展的契机,突破传统的束缚,积极探索新技法与新题材的结合途径,恰当地表现出毛泽东诗词的恢弘意境,拓展出中国画表现的广阔空间。1959年9月,傅抱石、关山月合作完成《江山如此多娇》,将创作毛泽东诗意画推向了高潮,其气魄之大、意境之新、布局之美,在某种意义上象征着一个时代的民族文化心态,树立了民族绘画新的审美范式。在最后15年的生命里,傅抱石乐此不疲,不断创作,并通过展览、出版等传播途径将毛泽东诗意山水画引入大众化审美领域,从而为当时的山水画家提供了成功的典范。
  第六个单元为“遣兴自娱”。中国自古以来声称艺术是为了“适情自娱”,文人骚客喜欢舞墨弄彩、一吐为快,达到平衡和发泄心情之作用。上世纪50年代,在“文艺为政治服务”的社会呼声下,中国绘画发生了重大转折,傅抱石的绘画状态也发生了显著变化。其创作从早年遣兴自娱为旨归的“超然”制作,逐渐向应命而作的政治性任务和以展览、出版为目的的特定创作转变。然而作为自然社会中的独立个体,画家自然拥有丰富的、复杂的情感世界,故在私人空间里,绘画则成了傅抱石抒情写意、遣兴自娱的媒介。傅抱石属于天才型的画家,靠激情绘画,往往以古代诗词内容入题材,将诗的意境移入画面,泼墨挥毫、意随笔走、心手相应,创作了一系列精彩的遣兴精品。这里,傅抱石完全展现出潇洒率真而又不乏细节之美的艺术风貌。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