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导师点评|点评谢济斌的《惠女坐像》

作者:郭东健 日期:2018-09-21 15:48:31

阅读次数:4326

谢济斌 生于1976年。1998年毕业于厦门大学美术系国画专业。福建省美协会员,厦门不一科技创始人、艺术总监。国画作品《门球老将》获2017年福建省体育美展优秀奖,作品《黑暗中的精灵》获“意之大者”第四届福建省写意画大展优秀奖。

导师点评

点评谢济斌的《惠女坐像》

□郭东健

谢济斌是一个具有一定绘画创作能力,又颇有艺术感觉的画家。在创作中,他凭着自己的直觉,由着性情放手涂抹。兴之所至,他可以忽然放下手中的其他事务,画上一大批画。尽管有时大多挑不出几幅满意的作品,但他却为此过上了一把动笔创作的“瘾”。他创作时有两个特点。一是出手快。他下笔果敢,笔线肯定、不犹豫,墨色爽朗中见意趣。平日里,他遇到有情调的人物场景,都会马上找来笔、纸,将其记录下来,最后往往能形成出人意料的作品。二是画路宽。无论是水墨人物,还是实验水墨、漫画插图,他创作了大量作品,有时还会乘兴画上几幅带“搞笑”意味的花鸟画,令人看后捧腹一笑。这些创作也奠定了他独特的画面综合处理能力。

这两年,谢济斌通过几次外出写生,对笔墨表达有了新的体会,创作也随之有了起色,作品连续在省级美展上获奖,受到了好评。通过水墨人物写生实践,他认识到,对于中国画来说,线条是主角和骨架,即古人讲的“骨法用笔”。在学习过程中,他发现线条有多种表现形式——有的俊朗飘逸、酣畅淋漓;有的遒劲有力,如高山坠石;有的古拙顿挫,具金石凝涩之感。谢济斌不拘泥于一家一派,而是根据不同题材、不同人物属性,试用自认为合适的线条去表达自己的情感,从中寻找最适合自己性格本体的那根“线”。而从墨法来看,他善于通过干湿、浓淡的变化来解决画面块面节奏、明度对比等情感诉求。比如他的作品《惠女坐像》(见上图)表现的是身着平日服装且面容慈祥的惠安妇女。画面中的人物形象特征十分典型,服饰在视觉表现上也颇具画意。画家经过观察和思考,将端坐的人物以斜势构图入画,令画面平稳又不呆板。他把主要的笔墨表现放在了强调人物的脸部和手部上,用笔松驰、结构到位。在人物皮肤的色彩表现上,他在固有色之外强调了冷暖的对比关系,染色用笔与线条用笔和谐统一,从中可见行笔的轨迹,又非描摹一路,使绘画意味充足。在服饰的笔墨处理上,此作则更为痛快,线、面难分彼此,呈自由融合状,不经意间已把空间转折交待出来。从中可以看出画家在作画时的情绪和手感都很好。现实中,惠女那件红色的外褂在阳光下显得十分抢眼。于是,画家有针对性地对其进行了少许调整,提高了红色的纯度和明度,亮处还增加了鹅黄色。当画面一旦运用了鲜明的色彩,寻求色彩的呼应就必不可少。为此,画家在蓝色衣服和黑色裤子上都随手涂抹了一些环境色,来丰富可能显得生硬、沉闷的色块,使画面更加协调、透气。惠女左右手戴的银镯子被染成不同色相,也呼应了其身上的颜色,避免了左右对称和单调重复的问题。整幅作品笔简意繁、一气呵成,于苍茫厚重处仍见灵气浮动。此作也有一些问题。谢济斌如果在红褂、兰衣、黑裤三者之间再注意一下块面大小以及明度的增减对比,那么画面会更有视觉力度。

谢济斌说:“写生虽然是面对真人实物,但切不能完全忠于对象去照实重现,而是要融入主观的创作思维以及情绪设计,这样的写生练习会更有实效意义。”这是他经过梳理之后得到的新的认知,也是其绘画可以补充的理性观照。


谢济斌作品欣赏



推荐文章
2018-09-21 15:59:18创新之路|刘祖国
2018-07-20 14:32:59新作速递|胡芳
2018-06-06 09:28:04本报推荐|秋实
2018-05-21 16:24:11习作指导|王静文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