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周顺恺与历史画《最后的嘱托》

作者:曹玉文 日期:2018-03-04 15:40:52

阅读次数:3909

最后的嘱托》(中国画)220cm×200cm 1999年

        今年3月5日是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纪念日,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交通银行重庆市分行、中国移动重庆公司联合发行了以中国画《最后的嘱托》为主图的纪念封。

        为此记者采访了《最后的嘱托》的作者、中国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重庆画院名誉院长、重庆市文史馆馆员、重庆市中国画学会会长周顺恺,就这幅作品创作的相关情况,与他进行了交流。

        20年前的1998年,周顺恺阅读了周恩来的保健医生所著的《周恩来最后十年》,书中描述了在1975年“文革”那个特殊时期,重病中的周恩来总理利用最后一次手术的时机,当着邓小平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的面,用尽全身力气大声说:“小平同志,你这一年的工作做得比我好……”当时邓小平第二次复出,由于在全国集中精力抓整顿受到“四人帮”的干扰和攻击,处境很艰难, 周总理怕自己手术后出不来,就用生命最后一点力气支持处境十分危险的邓小平。周顺恺说:“书中这一情景让我十分感动,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虽然文字只有短短一段,但我一闭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那个令人震撼的画面,老一代革命家的理想、信念、国家大局、民族大义、心忧天下的情怀和境界全都有了。因为描述的现场都是大家熟悉的特定人物,虽然没有相关的影像资料 ,但我还是决心用塑造人物群像的形式 来“定格”这样一个重要的历史瞬间。”

       根据书中文字描述的情节和场景,周顺恺前后用了八个月的时间进行了画面人物和相关环境道具的设计构图,选择并确定了众多人物中邓小平俯身紧握着手术车上周恩来枯瘦的手这样一个寓意深刻的动作来体现构思,然后围绕主题进行人物关系、人物情绪、画面氛围的设计,在形象搜集的过程中完善了对人物动态、面部表情、服装道具设计的思考 。可以看得出画家选择确定高冷、静穆、凝重的基调,既符合医院的氛围也符合当事人的心情。在笔墨的设计上用线凝重、简练,虽着墨不多,但面部刻画力求丰富入微。该作品完成之后, 据时任第九届全国美展评委孙克、朱理存和中国美协办公室主任胡明之介绍,《最后的嘱托》在九届全国美展上受到评委关注和好评,关山月先生很欣赏这幅作品并亲自提名该作品获 “关山月中国画创作奖”。关老在临终前的一个月还曾给周顺恺写信,信中说“你是第九届全国美展的获奖者,祝贺你的成功!你的创作道路和方向是正确而难得的”,这是老一辈画家最中肯的评价和鼓励。

1999年关山月先生给周顺恺的亲笔复信

        2001年全国美展该作品参展再获优秀奖,时隔18年后的2016年,中国文联、中国美协在国家博物馆举办规模宏大的“建党95周年全国美展”,该展集中展示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众多优秀历史画卷,周顺恺的《最后的嘱托》也在其中。 20年来这幅作品随中国美协等主办的“周顺恺画展”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四川美术馆、深圳美术馆、湖南省书画院、重庆三峡博物馆展出,随联展在南京、武汉、广州等地展出,所到之处受到专家和群众好评,被多家刊物媒体数十次发表,辑入中国美术家协会典籍《改革开放·中国美术30年》, 并被中国美术家协会收藏,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获奖证书

获奖证书

收藏证

        当前,国家十分重视历史画的创作并加大对历史画创作的投入和组织,周顺恺曾参与文化部、财政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创作,当我们谈到历史画的优劣如何界定和评估、如何创作高品质的历史画时,周顺恺说:“这是每个画家尤其是人物画家面临的课题,一幅好的历史画应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艺术表现的高度和思想的深度。”在涉及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问题上,他说:“一幅好的画作与画家对历史事件背景资料的分析研究的准确是分不开的。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美术创作可以以提炼概括集中现实可信形象的审美特征而占有优势,可以具有史料甚至摄影照片不能达到的深刻性而更具历史的真实性。《最后的嘱托》创作实践让我体会到,画家较高的思想修养境界和较丰富的历史知识、较强的画面意境的营造能力和人物形象鲜明的个性的创造能力,是完成一幅好的历史画作品的必要条件。这些对于作品主题的深化、意境的创造都是有意义的 。《最后的嘱托》就是力求避免和摆脱简单的图说历史,通过刻画周总理病危对‘文革’期间复出的邓小平殷殷嘱托这样一个情节的设置,表达老一辈革命家无私无畏关切国家民族命运‘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境界和情怀。”

        周顺恺生长在那个激情燃烧的50年代,15年海军生活让他感到人与自然搏击、与命运抗争的气概。人民解放军是个英雄辈出的群体,他认为英雄是人民的一部分,在推动历史进程的过程中能发挥很大的作用。看得出在他作品中有表现英雄彰显正气的欲望,包括他画朱老总的《铮铮铁骨》、临危不屈的《苏武》、八路军赴抗日前线的《东渡黄河》,还有《巴金》《告别三峡》等等,可以说完全是有感而发的自然流露。他认为生活中确实存在着具有博大胸怀和崇高理想,并充满正气的人,唱正气歌、表现人性美是人物画家应追求的艺术理想。在我们这个时代,艺术的百花园不仅应有小情小景的消遣、观赏性作品,更应提倡黄钟大吕的抒发。作为国办画院的画家,周顺恺很注意自己作品的精神性和思想内涵,希望自己作品坚守人文关怀,体现公共责任和社会责任。当记者提到《最后的嘱托》没有任何当时人物事件的影像资料留下可供参考,他说:“文字内容本身就很有画面感,当事人的思想情感、精神境界、个性气质在文献著作中卓然可见,用体悟到的精神气质去把握生活中的人,往往可以得到理想的形象依据。我对《最后的嘱托》画面的高调处理,都是为了营造静穆的气氛烘托人物沉重的心情,总理病重时面部神态所表现出对国家民族前途命运的焦虑,小平面对总理嘱托沉重而复杂的心情,邓颖超叶剑英李先念表情的凝重……历史画表现历史事件和对历史进程起重要作用的历史人物, 其表现形式虽然可以用象征手法,叙事性强依然是历史画的重要特征之一。历史画创作不能简单图说历史,还应在思考上贯穿情感这条主线,这也是艺术的生命所在。情节承载主题同时活跃画面可以成为连接人物情感的纽带。历史画要感人,注入情感很重要,在历史画中注入深沉厚重的情感不仅可以调动观者的情绪,还可以加强画面真切的历史具体性”。

《最后的嘱托》局部

《最后的嘱托》局部

《最后的嘱托》局部

《最后的嘱托》局部

《最后的嘱托》局部

中国美协主席刘大为、中央美院院长范迪安在国家博物馆向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家正和文化部、中国文联领导介绍《最后的嘱托》


一件难得的历史人物画作品

——关于中国画《最后的嘱托》

中国画学会常务副会长、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委员 孙 克

        历史人物画《最后的嘱托》是画家周顺恺于1999年创作的中国画作品,入选了当年第九届全国美展,并获得“关山月中国画创作奖”。这是20世纪将结束之际,中国画历史人物画创作中很重要也很成功的一件作品。

        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往往有些当时不为人注意的瞬间,经历史的证明都是关乎到国家民族命运的一刻,因而为后人所铭记传颂。古代的历史遥远而渺茫,只有传说与文字,没有任何形象记录,即使近代科技发达,声讯影像记载手段完备,亦有许多历史人事未能留下形象资料,所以,绘画便能发挥重现历史情景的功能。不唯如此,成功的作品,经艺术家的天才匠心,往往较照片更精彩。如董希文先生的《开国大典》,以其艺术真实性,概括地集中地描绘了伟大的历史,具有摄影照片不能达到的深刻性,从而更具有历史真实性。周顺恺创作的《最后的嘱托》便是这样一件重现历史瞬间的作品,由于它的题材涉及“文革”历史的重大事件,成功地刻画了人物形象,概括了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当它出现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中国画汕头评选会上时,得到评委的一致好评,也成为第九届美展作品中引人注目的作品,并经关山月先生亲自圈定,获得“关山月中国画创作奖”的殊荣。

        十年“文革”,给人民带来巨大灾难损失,痛定思痛,中国人民永远记住它的历史教训,也深深怀念那些历史关头为正义的事业不计个人而献身的伟人们。对周恩来顾全大局、忍辱负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风亮节所体现的党性和人格精神无比的敬佩和怀念,因此,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周总理为主题形象的文艺作品尤其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美术创作更以其独具的再现真实可信的形象审美特性而占有优势。周顺恺的《最后的嘱托》取材于人们已熟知的历史瞬间:在1975年“四人帮”猖獗历史危机深重之际,周总理在进行最后一次手术前和邓小平讲话的情景。此作成功之处在于运用艺术概括的手法,简洁形象地再现了历史的场景,为后来的观众留下了充满壮烈悲情和正义精神的历史一幕。病床上的周恩来那种对人民和党的利益前途的焦虑,周围人的沉重心情,在画家的笔下,在他创造的历史氛围、形象、表情中得到了深刻的表现。

        《最后的嘱托》以现实主义的写实手法形象生动地刻画了周恩来病中清瘦的面容,他的目光与充满关怀的小平做无声的交流。画面上的邓颖超、叶剑英、李先念表情凝重,对他们的刻画表现,加强了画面真切的历史具体性。

        画家周顺恺艺术功力深厚扎实,在人物画创作中没有避重就轻。相反,他敢于涉险犯难,不仅直取这一沉重的历史画面而且运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概括、具体、真实地刻画了人们熟知的革命领袖们的形象,造型严谨、准确、生动。他充分运用中国画的线条和水墨淡彩的特性,在生宣纸上勾勒形象,特别着重脸部和手部的细腻深入的表现,其他服饰、道具则相对简略,背景空间不着一笔,使主题突出,尽显中国画计白当黑之特长。

        当前国内文艺创作是繁荣昌盛的可喜状况,但在商品大潮冲击下,也出现了庸俗低下的玩世不恭的所谓“戏说”历史的作品。美术创作中商品性作品增多,严肃的重大历史题材的创作相对较少,不过仍有许多画家具有较强的使命感,关怀社会,关爱人民,不断创作出有价值的好的艺术作品来,周顺恺便是其中一位。


众 家 评 说

刘大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

周顺恺1999年创作的中国画《最后的嘱托》表现了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倾其毕生精力,为中华民族的兴盛和新中国成立、建设操心操劳,鞠躬尽瘁的崇高精神。画面无论从题材内容、构思构图、意境营造、还是艺术表现的技法技巧都非常突出。这幅画在第九届全国美展中的评选和展出过程中引起广泛的关注,关山月先生非常欣赏这幅画,亲自推荐为获“关山月中国画创作奖”。

冯远(中国文联副主席)

在周顺恺创作的一系列历史画人物画中,表现1975年那个特殊年代,周恩来总理病重时对邓小平殷殷嘱托的历史画《最后的嘱托》是他的重要代表作。这幅表现老一辈革命家坚守信念,为实现崇高理想矢志不渝和“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境界和情怀。作品笔墨沉实、高度凝练,受到专家和群众好评,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

李宝林(中国美协河山画会会长)

顺恺是一个思考型、创作型画家。他的肖像画创作简练中求丰富,沉稳中求生动。他创作的《最后的嘱托》对三个主要人物的塑造和刻画都很生动、准确、深刻,周总理病危时的忧心和期望的眼神,邓小平关切的神态、沉重的心情及邓大姐深沉的表现表情,跃然纸上。他用非常简练的笔墨,表达了丰富而复杂的感情,把中国1975年那个特殊年代,关乎国家命运的那个重要历史瞬间,呈现在观众面前。作品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并获奖为多家媒体出版和发表,在中国美术界得到广泛的认可和好评。             

马振声(中国美协蒋兆和艺术研究会会长)

《最后的嘱托》,是一幅群像式的主题性绘画,表现1975年秋周恩来总理身患重病,最后一次手术之前,与当时中央领导人见面的情景。周总理那精力耗尽的身躯平躺着,那饱经沧桑、刚毅而消瘦的面容,嵌着那深沉而凝重的眼神,充满信任和期望,深情注视着。邓小平俯身关切地紧紧握住周总理的手,两双眼睛对视着,双手紧握着,两颗真挚的心交融着…这一瞬间,包含了千言万语,闪过多少波澜壮阔的历史画面,这是两位历史巨人的别离。邓颖超心情焦急而沉重,使整个画面笼罩在庄重的氛围里,大块空白和简约线条,衬托出一个个刻画入微的肖像。特别是握手的情节,使画面静中有动,由表及里的揭示了人物的精神世界,当时坏人肆虐,阴谋家当道,画面此时无声胜有声,于大静寓大动,这是一个多么深刻而动人的情景。 

刘曦林(中国美术馆研究员)

顺恺在人物画创作上,不是简单的众多人物形象的堆砌,而是从所表现人物的内心去探究和挖掘,着意对象之心、之内质、之神韵,这是特别值得肯定的。比如《最后的嘱托》,人物之间的情感交流和气息,就体现在总理和小平的两双手上,这把“钥匙”非常好,将画面里人物内心世界的微妙变化,通过这个很生活化的很自然的“动作”传达给观众。在这一点上画家的这个把握是非常到位的。


周顺恺,回族,重庆画院原院长,现名誉院长,一级美术师。重庆市中国画学会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常务理事,中央文史研究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美协河山画会副会长,中国美协蒋兆和艺术研究会理事,重庆市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化部优秀专家,中国美术家协会授予“民族杰出美术家”,“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创作者,重庆市学术技术带头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