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大千世界”,一次赏个够!

作者:刘庆 日期:2018-01-24 15:05:24

阅读次数:796

    本报讯 (记者 刘庆)一层层清逸笔墨、一枚枚玲珑玉印、一幅幅金碧巨制……张大千妙笔下的瑰丽世界于1月16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徐徐打开。作为该馆的开年大展,“张大千艺术展”共计展出100余件(套)作品,其中大部分是来自四川博物院馆藏的张大千精品,其余来自国博和荣宝斋。展品包括张大千的早期画作、敦煌临摹壁画,抗战结束后风格转变期的山水、仕女图作品,部分印章以及他收藏的历代书画名作。


     “读懂了张大千,就等于读懂了半部中国美术史。”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学峰说。这次展览分“集古得新”“临摹敦煌”“大风堂收藏”“大千师友”“大千用印”五个单元,全面系统地展现了张大千传承优秀民族文化、探索创新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历程。“集古得新”单元重点呈现张大千从文人绘画、宫廷绘画、宗教绘画甚至民间绘画中汲取的营养,比如从学习石涛、八大山人入手,再师法王蒙等元代诸家以后,逐渐工笔写意结合,形成当代巨匠风貌。其中,荣宝斋的镇馆之宝《华山云海图》、川博馆藏的《巫峡清秋图轴》再现了中国画的青绿山水技法。“临摹敦煌”单元系统展现张大千临摹敦煌的经历。在1941年之后的两年七个月里,张大千耗费巨资远赴敦煌临摹壁画,其间共得摹本276件,涉及佛像、菩萨像、佛本生故事、说法图、经变图、供养人像、藻井装饰图案等多种题材。这段经历使得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极大的转变,人物形象更加饱满生动,线条流畅而富于变化,敷色浓艳又不失端庄,其作品带有更多职业画家工细、富丽的风貌,与单纯的文人画风拉开了距离。这部分作品曾在20世纪四五十年代展出于兰州、成都、重庆、日本东京、法国巴黎等地,为世人了解敦煌艺术的伟大成就提供了契机。这次展览中的最大看点是《临摹晚唐劳度叉斗圣变图轴》,长9.25米、高3.45米,是全球尺幅最大的临摹敦煌壁画,讲的是释迦牟尼的弟子舍利弗和六师外道代表劳度叉斗法的故事。此外,多幅未完成的没开脸或未敷色的壁画白描稿也展陈在列。“大风堂收藏”单元主要展出张大千有代表性的藏品。20世纪二三十年代,张大千以唐寅、陈洪绶、石涛和八大山人等明清画家的作品为主要收藏对象。40年代之后,则尤其关注五代宋元名迹,收藏了包括董源《潇湘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赵佶《祥龙石图》、王蒙《夏日隐居图》等诸多名作。与一般收藏家、鉴赏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不仅要了解古代书画的风格特征和传承源流,更要扩展自身的视野,扩大师承的对象,使历代名家、名作能为其创作所用。“大千师友”单元着重梳理张大千的画坛师友。他与当时许多著名书画家交往密切,有些甚至成为一生挚友,他们互相交流艺术观点,品评、交换书画藏品,甚至一同合作作品。“大千用印”单元较为全面地展现了张大千的篆刻艺术。他一生中所用印章多由陈巨来、方介堪、顿立夫、王壮为等名家所制,材质多为寿山石、青田石等,偶用昌化鸡血石,印文以姓名、斋馆、成语、诗词、收藏、鉴赏等内容为主,多出于其对某一阶段创作、经历或心境的体悟,且钤盖颇具章法,与画作相得益彰。


    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长常书鸿之女、87岁的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院长常沙娜回忆起她的父亲和张大千之间的交往时,讲了一段往事。1943年夏,张大千即将启程返回成都,他深情地告诉常书鸿:“我们走了,你要无穷地在敦煌研究下去,服一个永久的无期徒刑。”常沙娜说,后来父亲经常用这句话给自己打气,说要把这个无期徒刑一直服下去。离开敦煌,张大千只带走了自己的临摹壁画,把两年多来自己对敦煌的研究资料留给了常书鸿。他甚至还给常书鸿留下一个“锦囊”纸包,里面是张大千自己绘制的敦煌蘑菇地形图。常书鸿等人后来正是根据这个“锦囊”找到野生蘑菇,解决了蔬菜不足的问题。魏学峰从学术角度谈道:“张大千的作品是宋、元、明、清诸家大合唱,合出了一个时代的巨制。”
    据悉,这是四川博物院张大千作品最大规模的一次进京展出,将展至3月4日。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