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感受齐白石的书法意蕴

作者:刘庆 日期:2018-01-02 16:28:26

阅读次数:1333

    

    本报讯(记者刘庆)继11月24日推出何绍基书法展后,北京画院于12月22日再度推出又一重磅展览——“我生无田食破砚——齐白石笔下的书法意蕴之二”。两个年末大展交相辉应,观众可一次尽赏近代湖湘文化的传承与魅力。
  “我生无田食破砚”,源自古代文人苏东坡的诗句,清代篆刻名家黄易曾以此句治印。齐白石习篆刻初期,曾专门临刻过黄易的这方印章。这句印语虽然是齐白石早年仿刻的无心之举,但在后人看来却成为他一生艺术生涯最真实的写照。


  展览共展出60余件套精品之作,设“日洗砚池挥宿墨”“删去临摹手一双”“眼昏看世不模糊”“已卜余年见太平”四部分,分别追溯齐白石书法艺术在临古摹今、胆敢独造、直书己意、创变不息的发展中的演变脉络,为观众了解、欣赏齐白石书法艺术的发展流变提供了一次绝佳的机会。
  此次展览中有两件《甑屋》作品,书写于齐白石艺术上的“衰年变法”时期,堪称齐白石行书的代表作。“甑屋”也是齐白石曾用的斋馆号之一。甑,是中国古代的蒸食用具,齐白石寓意自己卖字画所得可换柴米养家糊口,故为画室起名为“甑屋”。在这件书法作品里,齐白石写道:“余童子时喜写字,祖母尝太息曰:汝好学,惜生来时走错了人家。俗云:三日风,四日雨,那见文章锅里煮。明朝无米,吾儿奈何?及廿余岁时,尝得作画钱买柴米,祖母笑曰:那知今日锅里煮吾儿之画也……依然煮画以活余年。痛祖母不能呼吾儿同餐矣。”简练的话语饱含着白石老人思念祖母的深情和“子欲孝而亲不在”的无奈。在清末农耕的社会环境下,贫农出身的齐白石没有按照命运的安排跟地里的庄稼打交道,倒是靠着后天的努力与机遇,成为20世纪中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用手中的笔墨纸砚创造了自己不平凡的一生。
  齐白石早年书法从馆阁体入手,正式拜入胡沁园师门后,才在老师的影响下临习清代湘籍书家何绍基一体。随着远游眼界的开拓和“衰年变法”期间画风的转变,齐白石陆续从金农的抄经体楷书、李北海行书、汉碑篆书以及海派名家翰墨中汲取营养,逐渐走出一条“先与古人合,再与古人离”的艺术道路,最终形成独具个人风貌的书体。


  齐白石的书法主要以行书和篆书见长,行书多用于画面题跋,偶为他人书写书名、题识等,日常的自由书写也多以行书为主。他的行书老辣奔放,线条行云流水又极具变化,与他的大写意画风意趣相通。他的篆书则多用于题写楹联、中堂和横披,并与篆刻艺术融为一体。整体书风苍劲古拙、气势雄强,愈到晚年愈大开大合、自由奔放,观者无不被其气势所撼。此次展览不仅展出北京画院藏的书法精品,还重点呈现辽宁省博物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收藏的齐白石晚年书法精品,涵盖行、篆、隶、楷等多种字体,书写内容也多有贴近时代之作,如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藏的《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便是白石老人在90岁高龄时为庆祝中央美术学院成立而专门题写的,从字体的变化中也可看出老人在生命的晚年仍然“日日临帖不倦”,力求书风的新变。
  此外,展览中也特意展出了李苦禅、李可染的旧藏,“齐门二李”用另外一种方式为恩师齐白石的书法展献力。在李苦禅的旧藏中,《郑文公碑》《天发神谶碑》拓片均对齐白石的书法及篆刻产生过重要影响。同时,这两件碑拓也影响着李苦禅、李可染这两位齐门弟子的书风,从中可以看到齐门上下对学习传统文化的态度。李苦禅、李可染的旧藏不仅还原了齐白石书法脉络的发展流变,呈现三位艺术大师之间一脉相承的师生渊源,更饱含着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厚重与温情。
  此次展览由北京画院联合辽宁省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首都博物馆、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以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共同主办,将持续至2018年2月28日。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