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华夏之星李玉明 主题创作颂军魂

作者: 日期:2017-09-06 11:10:26

阅读次数:283

《西路军浴血河西走廊》创作感言

 李玉明


《西路军浴血河西走廊》(117cm×180cm)  李玉明  作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西路军问题一度成为党史和军史研究中的一个“禁区”,直到改革开放后,由于亲身经历者徐向前、陈云、李先念等人的直接干预,邓小平的坚决支持,西路军的历史真相才逐步得到澄清。2001117日,在徐向前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发表讲话,并同时指出:“193610月,三大主力红军会师后,他奉军委命令,任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兼西路军总指挥,指挥部队与敌人血战四个多月,有力地策应了河东红军的战略行动。”这是中共中央在新世纪之初,对红军西路军所做出的明确公正的评价。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以后,中央考虑到陕北这个地方很小,解决不了吃的,没有人员补给,没有装备,不适合做根据地,再加上国民党调了几十万大军围攻,所以中央考虑分出一部分部队执行“宁夏计划”,从宁夏经过“内蒙”到“外蒙”,从“外蒙”与苏联取得联系,以便获取苏联方面的战略物资。当时让红四方面军的九军、三十军,中央红军的第五军团,马上西渡黄河。但是当后续部队准备过河的时候,被国民党给堵了。过了河之后只有两万多人,于是继续西行。

        但是过了凉州之后,西安事变爆发。中央当时考虑,让西路军在永昌这个地方先不要走,停下来。所以西路军就留在永昌和凉州之间开辟新的根据地。西路军的留下,让马步青感到了威胁。此后40余天双方磨擦不断,青海的马步芳也调集部队一起围攻西路军。打了40多天的仗,打得很辛苦,那时候的河西走廊已经是寒冬,西路军缺衣少食,人困马乏,伤病又多,西路军损失超过6000人。后来,等到西安事变解决以后,中央又来电说继续往西走,不要到宁夏去了,顺着甘肃这条路到新疆去,从新疆接通国际关系。那时候,同苏联已经联络通了,要给一批武器,所以让西路军到新疆去。离高台不远的地方,有个倪家营子,在这个地方,爆发了高台战役。但是在没有根据地、没有兵员、物资补充、敌众我寡的条件下,到次年三月与敌军浴血奋战最后失败,抒写了一段西路军的悲壮历史。

        创作《西路军浴血河西走廊》的最初构思来源于对河西走廊地貌的熟悉,生在大西北,家乡就在河西走廊的边陲重镇——金昌,周围被腾格里沙漠和巴丹吉林沙漠环抱。没有来过这里的人以为很荒凉、不毛之地。我从小生活在民勤、金昌、武威地区,与沙漠相伴,从事多年的艺术创作,一直想用自己的艺术语言表现西部沙漠的特征。也有一些艺术家,他们表现沙漠多抒发一种驼铃声声、旅行驼队的浪漫主义色彩。而在我的印象中,平静的沙漠是一座座陆地上的港湾;当狂风大作时如睡狮惊醒发出巨大的怒吼,有着足以吞噬一切的强大力量。由此我思绪顿涌,想起中国几十年革命斗争中,有一支神秘的红军——西路军。当年为完成一项关乎中国工农红军生死存亡的重大使命,冒着国民党军和军阀马步芳的围追堵截,一路浴血向西,经过宁夏、古浪、武威、民勤、张掖、高台等地,展开了一段悲壮艰苦的战斗史。查阅历史资料,参观西路军纪念馆,初步的创作构思渐渐形成于胸。

        首先,构图分两部分,天与地,一望无垠的赭黄色沙漠,表现荒凉和不可预知感,渲染画面的悲凉气氛。天空着墨灰色,中间悬白色模糊的太阳,预示前进路上坎坷难行。地平线处天空与沙漠溶为一体,如沸腾的蒸汽,又似沙尘暴的来临,这种画面气氛有利于创作主题的展开。画面上部偏右是整幅作品的画眼,一路举着红旗在沙漠中艰难前进的红军。残破的古代风燧与西路军经历无数次浴血奋战后的疲劳和伤病形成呼应。不表现战场厮杀的场面,数名红军战士、一杆西路军军旗、担架、拐杖等,表现红军对生的希望,同时对前方命运的不可预知性。让观者产生深深的联想。

        今天的河西走廊已今非昔比,“一带一路”的战略决策使它再次焕发生机。沙漠已不是狼烟四起的战场和不毛之地,强大的人民解放军常年守卫在沙漠之中,为祖国建设保驾护航。


 

李玉明,1975年生于甘肃省民勤县。华夏之星。甘肃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甘肃国画院画师,金昌市美术家协会副秘书长,金昌市青年书画创作研究会副秘书长。获第二届中国书画人才海选山水画金奖。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