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中国画该怎样评论|中国书画报

作者:林木 日期:2017-03-01 12:43:53

阅读次数:681

就这两天里,连续读到两篇评黄宾虹的文章。一篇作者也是名家,在此公心目中,黄宾虹伟大得不得了,于是把中国画最玄妙高深的一切誉辞一股脑儿往黄宾虹身上贴,玄之又玄。及至看完文章,连我这个专门搞中国画研究的,也看得云里雾里。当时我就对一朋友说,评画像这种评法,你读完后真不知道此评论家在说些什么!我敢保证,评黄宾虹的这位先生,肯定也没把黄宾虹真正弄懂。
  事情才过一天,就见一朋友发了篇王伯敏先生论黄宾虹成就的文章。王伯敏是黄宾虹先生的学生,不仅见过黄宾虹作画,也听黄宾虹讲过他自己作画的心得和诸般讲究,因此,要了解黄宾虹自己怎么想怎么做,从第一手资料角度,当今论家没有能和王伯敏先生相比的。同时,王伯敏先生又是史论家,他还可以从史论的高度从历史纵向的对比中去评论黄宾虹的价值与成就。我与王伯敏先生比较熟,知道老先生是个学风严谨、平实忠厚的人,尽管一直了解他的黄宾虹研究的观点,但也兴致勃勃地把文章读了一遍。由于前天刚读了前述那篇让我云里雾里的文章,王伯敏先生此文读来就真的平易具体自然真切了。尤其是文后他的一段评述,把黄宾虹的历史地位也朴朴实实地定得很清楚。于是情不自禁,把王伯敏此文加了个按语立马转发了出去。按语如下:
  王伯敏先生是黄宾虹的学生,他评黄宾虹评得地道实在,一看,就知道黄宾虹的成就在哪儿。黄宾虹是个画家,不是个神,有人评黄宾虹,天花乱坠神乎其神,把自己都弄得云里雾里,叫读的人怎么办?还是王伯敏先生老老实实一一道来的好:“在历史上,一个有成就的画家,只在某一方面有独到之处,这便是他的贡献。前贤曾说过一句重要的话:‘其必古人之所未及就,后世之所不可无而后为之。’就是说,我们的创造,就是做到前人所没达到的,而又为后人感到实在需要的,这才是可贵。”
  殊不知,文章转出去不过一两个钟头,点击量竟有数千!一则是黄宾虹的画被人弄得太神秘,大家充满好奇心;二则王伯敏先生的朴实论述的确解了密。要了解黄宾虹,必须知人论世。黄宾虹是晚清民国过来的人,清代画坛核心之核心就是笔墨。但笔墨创造中,有“四王”干笔渴墨以取力,有龚贤反复积墨以求厚,有金农用笔之碑学意味以求拙,亦有赵之谦吴昌硕用笔之金石感以求重……在笔墨思潮已流行四百多年(从董其昌松江派前后起),各种路数都有人尝试的画坛,在笔墨中另辟蹊径是很困难的。我曾经专门研究过黄宾虹的笔墨,注意到他专在“笔与墨会,是为;不分,是为混沌”的角度上入手,通过点子(用笔)相积,而成积墨之厚(墨法),使以前各自为阵之笔、墨以此法而相合相融,再造积墨破墨宿墨渍墨诸墨法,为笔墨的发展另辟蹊径。而王伯敏先生介绍黄宾虹笔墨就介绍得更详细更具体:渍墨是何效果,宿墨相积有何奇趣,“接气”怎么以水相接,铺水如何铺得浑然一体,“白宾虹”与“麓台体”是何关系,八十岁以后“晚熟”又有哪些内容……例如以水“接气”,“画面上好像有笔又没有笔,做到若即若离,这便是以水接气,即用水来把气脉连贯起来。这样做,既保持画面的松动,又使笔笔贯通,点点连接。”如此娓娓道来,具体生动,引人入胜,黄宾虹的笔墨奥妙也就清楚落实。这时,这位著名美术史家除了我按语中所引“一个有成就的画家,只在某一方面有独到之处,这便是他的贡献”的评价外,还就“晚熟”评论道:“他的晚年作品,层层点染,浑厚华滋、大气磅礴,可以吓倒麓台和半千,誉其踔跞前人,并非夸张之辞。”熟悉美术史的内行,读完王伯敏先生的介绍与论述后,是能服气的。──古代画家中的确没有黄宾虹这样浑厚华滋独特别致的笔墨处理的。黄宾虹的美术史地位也在其中,客观,具体,没有夸张,没有神化。
  中国文化固然有虚玄的一面,老子所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但那是哲学,中外哲学都抽象,都玄。但绘画偏偏是感性的,绘画要求的是具体,尽管其观念虚玄,但虚玄的观念偏偏得靠不虚玄的绘画语言去表达。例如水墨,就是传达“肇自然之性,成造化之功”的“道”的一种象征语言。还有中国画的书画关系,诗书画印关系,中国画的空间关系,虚实布白、简、淡、不似、笔墨内蕴……所有这些,都得具体。其实,评论家干的就是以具体明白之理,助人明了虚玄难言之蕴。南梁刘勰《文心雕龙·知音》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沿波讨源,虽幽必显。”情虽幽而文必显,以可显之文,追幽微之情,如沿波之讨源。所以不能以玄对玄。以玄对玄,那是蒙人。现在美术评论几没门坎,谁都可以天马行空,闲侃大山,自己莫名其妙,让读者也不明就里。可见评论的人必须懂行,才能说到点子上。评论的人还必须懂美术史,这点为很多读者与论家所忽略。美术家的贡献是做出前人所没有过的。但前人有何成就评论者都不知道,何以界定被评论者的贡献?当然,如被评者虽有独特之处(如今天“创新”装怪者多),但此种逞怪炫奇或雕虫小技对美术史本身无所贡献,即王伯敏所说非“后世之所不可无”,则新也无用。这种承上启下的贡献也必须得有美术史角度的判断。王伯敏评黄宾虹“可以吓倒麓台和半千,誉其踔跞前人”,评价得也很具体,针对的也都是具体的个人,但宏观的美术史成就也在其中了。因为王伯敏先生本身就是著名的美术史家。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