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在你还不知道齐白石的时候,欧洲人已经看过他的画了|中国书画报

作者:贝米沙 文 / 黄凌子 译 日期:2017-02-21 11:32:48

阅读次数:728

站在21世纪的视角,齐白石可算作20世纪最著名的中国水墨画大师之一。过去已有的研究对他独特书画风格的发展过程,以及其从木匠到民间画家,再成为北京画坛最受重视的画家之一的个人经历都做出过详尽的讨论。其作品集在世界各地发行,私人收藏的齐白石画作在拍卖会上屡创新高。据此看来,齐白石的确应被视作20世纪中国水墨画领域的标志性人物,但我们是否关注过推动这样一个“偶像”式人物产生的一些重要事件?

学者已提到1922年东京第二次中日联合绘画展览会这一事件,当齐白石的作品在此次展览会展出之后,其知名度开始显著提升。在中国,陈师曾(1876-1923)等当时极具影响力的人物的赏识和须磨弥吉郎(1892-1970)、齐蒂尔(Vojtěch Chytil,1896-1936)等外国收藏家的青睐使之声誉日隆。从20世纪20年代早期开始,齐白石的画作在国内外相继展出,逐渐激发了观众和收藏家对其作品愈发浓厚的兴趣。

本文集中讨论齐白石画作首次进入欧洲的途径。前面提到的那些重要外国收藏家对其画作的欧洲收藏和宣传极为重要。此外,由中央政府教育部官员和艺术家自身组织的展览也是推动齐白石画作在欧洲传播的重要因素。本文将按时间顺序探讨这些由欧洲人和中国人发起的展览活动,以展示齐白石的画作在欧洲逐步被接受并获得好评的过程。通过对展出作品的展览的详细叙述,揭示这位中国水墨画领域集传统性和独创性于一身的绘画大师鲜为人知的成就。

由齐蒂尔组织的京派画家作品展览

齐蒂尔与齐白石
齐蒂尔与齐白石

齐蒂尔于20世纪20-30年代长期生活于北京,并在北京美术专门学校内教授欧洲绘画。在此期间,他结识了诸多同在校内教授中国水墨画技法的画家,并开始大量收藏他们的画作。在其朋友圈中,他与陈年(半丁,1876-1970)、萧愻(谦中,1883-1944)及齐白石来往尤密。大约在1927年,齐蒂尔开始收藏齐白石的画作,此时齐白石受校长林风眠(1900-1991)之聘于艺专任教,二人至少在名义上成为同事。此后,齐蒂尔开始频繁往返于中国和欧洲,并在1928-1936年间筹划了20余场展览,其私人收藏的中国现代绘画在这些展览中得到公开展出的机会。

墨虾图 齐白石 纸本 墨笔 143cm×41.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73
墨虾图 齐白石 纸本 墨笔 143cm×41.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73

水仙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32cm×32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5682
水仙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32cm×32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5682

烟深帆影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51cm×63.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38
烟深帆影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51cm×63.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38

风月夜行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34.5cm×3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72
风月夜行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34.5cm×3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3072

其中一个展览于1930年3月15日-4月21日在维也纳展出。此次展览中,齐蒂尔首次将齐白石的绘画介绍到欧洲。同年,齐蒂尔又在柏林和布达佩斯举办了两个展览,其规模和形式都与维也纳的展览相似。以上三个展览首次尝试将来自北京的当代画家的作品引入欧洲,齐蒂尔希望通过展览观察欧洲观众和学术圈对此类作品的反应。这些展览中包含约30幅齐白石的画作,其中一些是动物题材,如蟹、虾(或小龙虾)等,其他的则多以各种花卉植物为题材。此外,齐白石典型的山水画和描绘海上帆船的画作也在这些展览中展示。在齐蒂尔于20世纪20年代末收藏的一批中国画作中,我们能够看到齐白石的一幅描绘山景的作品(今已佚失)和三幅描绘大海及海上帆船的作品。另外还有一小幅人物画,画中人物被置于月光照耀的背景中,很可能是画家的自画像。此画作同样于1930年在维也纳展出,并在展览图录中配以诗意的描述:“When I was 40 years old, I had a dream that there were only three things in the whole world:the moon, the tree and me.”(我40岁的时候有过一个梦,世上仅有三样事物:月、树和我。)而画面本身只有“风月夜行图”一句题款。这幅册页小品或许是齐蒂尔最喜爱的齐白石画作之一,因为他从未将此画出售,后来被其妻子收藏,直至她1982年遗赠给布拉格国立美术馆。

渔翁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41.5cm×49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6
渔翁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41.5cm×49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6

风柳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5cm×3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7
风柳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5cm×3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7

维也纳展览结束之后,柏林和布达佩斯的展览也随之在1930年落下帷幕,很显然,齐蒂尔带入欧洲的中国当代绘画大师的作品的展览很受欢迎。这三场展览在当时的捷克斯洛伐克、德国和奥地利的新闻报道中广受赞誉,齐蒂尔也宣称在展览期间售出了600余幅画作(不仅包括齐白石的画作,也包含展出的其他中国京派画家的画作)。在展览结束后,齐蒂尔再次动身前往中国,以收集更多的画作,并且计划在欧洲和美国举办展览。他于1931年2月初到达北京,随即他在给友人的信中写道:“虽然返京仅一周,我已完成了大量的工作……齐白石的妾室售与我一本含有12幅画作的册页,齐白石曾为她绘制这些画以作为爱情的信物,并且齐老先生同意让我带走他的《渔翁图》(此幅画他从前不愿售与任何人)。此外,我从一位私人藏家那里得到了他最好的画作之一,即那幅名为《风柳图》的画。”在随后的1931年3-4月的信件中,齐蒂尔还提到他已经得到齐白石112件大幅画作和约100件小幅画作,并准备通过船运将这批画送到布拉格。

稻草麻雀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8cm×4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5686
稻草麻雀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8cm×44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5686

万竹林中屋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7.5cm×44.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5
万竹林中屋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37.5cm×44.5cm 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 登录号码:Vm 1445

的确,1931年9月,另一个展览在布拉格举办,此次展览展出了70余幅齐白石的画作。齐蒂尔在北京期间新获得的齐白石画作都在展览中亮相,一些他直接从画家那儿获得的作品也一并展出。这些作品中有献给齐蒂尔妻子Nina Chytilová的《稻草麻雀图》及齐白石近作《万竹林中屋图》,画上标有创作日期1930年并题有揭示此画历史的趣味故事,此外还有几幅现今已无法辨别的“山水画”。

整个1932年,这批藏品在捷克斯洛伐克当地的几个小城市展出。1933年春天,这些藏品被送往另外的国家展出。1933年5月23日-7月22日,这批藏品在伦敦白教堂艺术画廊(Whitechapel Art Gallery)展出,这大概是英国观众首次欣赏到齐白石及其他中国现代艺术家的画作。展览目录列出了80余幅齐白石的画作,这个数字从侧面证明齐蒂尔的藏品在不断增加。此次展览并未将展品出售,齐蒂尔计划用两年时间将这些藏品继续送往英国其他城市展出。展览随之在邦德街(Bond Street)的沃克画廊举行,当时许多收藏家都在此画廊展示其艺术藏品。1934年6月14日-7月28日,这批画再次在白教堂艺术画廊展出。1935年,展览移至今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发举办,同时另一个大型展览计划于翌年在维也纳举办。此次展览目录中列出约60幅齐白石的画作,选取的皆是展览中最精彩的作品,并在图录中被编为一个独立的章节。

遗憾的是,维也纳的展览是由齐蒂尔亲自督查指导筹备的最后一次展览,他在维也纳工作期间病倒了,不久因伤寒症于1936年5月逝世。随着这位将齐白石画作带入欧洲的收藏家的辞世,他那前途光明的收藏事业也画上了句号。在他死后,其收藏品被原样保存在妻子Nina家中,直到1982年Nina去世,这些藏品被遗赠给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美术馆幸运地继承了一些原先最受齐蒂尔珍视而且不愿在其举办的中国现代绘画展览中出售的画作。

由中国艺术家组织的中国当代绘画展览

由齐蒂尔组织的第一个展览于1928年在布拉格举办,其实在此之前,生活在法国的一批中国艺术家已经筹备过两个中国现代绘画展览。第一个展览于1924年在斯特拉斯堡举办,这可能是中国现代绘画第一次在欧洲进行展示。第二个展览于1925年在巴黎开幕,此时正值巴黎举办以“装饰艺术与现代工业”为主题的世界博览会,艺术事业蓬勃发展。此次在巴黎举办的中国绘画展览,林风眠的画作也是展品的一部分。以上两个展览均由中国艺术家组织,他们居住在法国,并主要收集在欧洲定居和学习的中国画家的画作,这些作品将中国水墨技法与欧洲油画技法融会在一起,两个展览均无齐白石的画作展出。直到1930年,齐蒂尔在维也纳举办展览,齐白石的画作才第一次在欧洲亮相。

随后的几年里,在欧洲的专业人士和艺术爱好者的圈子里,对中国现代绘画的兴趣明显提升。20世纪20年代晚期到30年代早期,两位中国画家、艺术教育家来到欧洲,他们通过官方途径将中国当代画家的作品展现在欧洲人面前,并在这一传播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这两位艺术家就是刘海粟(1896-1994)和徐悲鸿(1895-1953),两个人代表中央政府致力于在欧洲筹办中国现代绘画的展会。

第一场展示会于1930年6月在列日市筹备完成,此时正值比利时独立100周年庆典。随后又有两个展览场馆于同年10月分别在列日市和法国里昂布置完毕。以上三场展示会共展出约180 件中国当代画家的画作,其中包括黄宾虹(1865-1955)、高剑父(1879-1951)、高奇峰(1889-1933)、林风眠、刘海粟、徐悲鸿及当时其他中国杰出画家的作品,齐白石的画作并没有在这几次活动中展出。

刘海粟

得助于蔡元培(1868-1940)的支持,刘海粟赴欧洲亲身体验欧洲艺术传统,并在1929-1931年周游欧洲。1931年3月19日-4月8日期间,他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和海德堡组织了小型的中国现代绘画展览,展品包括40位画家的100余幅画作,参展画家多数来自上海,而且是刘海粟的学生或者朋友。同样,此次展览也没有展出齐白石的作品。

在法兰克福举办的览颇受欢迎,欧洲观众非常欣赏刘海粟和其朋友的绘画作品中散发出的独特气质。再加上日本当代绘画艺术受到日本政府的大力支持,并在20世纪30年代早期就借几次大型展览的机会被介绍到欧洲,但与之相反,中国现代绘画在当时的欧洲则鲜为人知,并且时常被误认为是日本画家所作。于是刘海粟与德国政府和学术代表团决定于1934年在柏林举办一个展览,这是一个综合性的大型展览,以使欧洲观众对中国绘画的最新发展状况有更好的认识。

松鹰图 齐白石 纸本 墨笔 178cm×47cm 收藏不详
松鹰图 齐白石 纸本 墨笔 178cm×47cm 收藏不详

葡萄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78cm×48cm 收藏不详
葡萄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178cm×48cm 收藏不详

为了收集展品,筹备委员会发出了在全中国范围内征集参展作品的通知。1932年,展览会筹备委员在上海中央研究院召开第一次会议,并成立筹备处。1933年11月,筹备处最终收集到出自117位中国当代艺术家之手的260余幅作品,外加几十件早期已故画家的作品。对展品的筛选工作在上海展开,由当地一流艺术家负责监督指导,他们主要是来自上海的刘海粟的学生、追随者和同事,此外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广州的高奇峰和陈树人(1883-1948)的同事及学生。因此,最后通过筛选的画作多数也出自生活于这两个地区的画家之手,而来自北方的画家中,仅有齐白石、溥儒(1896-1963)和少数画家的作品被选中。此次展览目录中列有3幅齐白石的画作:《松鹰图》、《葡萄图》和《莲花图》,其中有两幅收入图录。

1934年1月20日-3月4日,展览在柏林成功举办,之后展品又被送往阿姆斯特丹、海牙、伯恩、日内瓦、伦敦和布拉格展出。1935年4月,在布拉格举办的展览结束之后,展品被送回中国。这批展品在欧洲巡展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并在五个国家相继展出,这样的展览形式与本文在上一部分中提到的齐蒂尔在欧洲多国首都举办的巡回展非常相似。至于齐白石的绘画,最初只是作为展品的一小部分而被展出,但值得注意的是,在伦敦展览的目录中仅列出其一幅作品,即那幅《葡萄图》,其余两幅作品可能在前几站的展览中被售出或者被捐赠给了相关机构。

徐悲鸿

有趣的是,刘海粟并不是唯一致力于在欧洲组织中国现代绘画官方展览的中国艺术家。在同一时期,徐悲鸿也从事着类似的工作。他于1920-1928年间留法学习,并与欧洲建立了多种联系。当徐悲鸿听闻中央政府计划挑选一些中国当代绘画送往巴黎展览时,他获得了参与筹备的机会,并且为网球场美术馆(Musée de Jeu Paume)策划了一个展览,这个展览于1933年5-6月成功举办。在当时杰出的学者和艺术家罗家伦(1897-1962)、颜文(1893-1988)和汪亚尘(1894-1983)等人的帮助下,徐悲鸿在北京为巴黎的展览收集展品。此次展览受到北京中法协会、中国驻法大使顾维钧(1888-1985,也被称为Weillington Koo)先生和其夫人及中央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家骅(1893-1963)的资助。

松鼠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尺寸不详 收藏不详
松鼠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尺寸不详 收藏不详

喜鹊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尺寸不详 收藏不详
喜鹊图 齐白石 纸本 设色 尺寸不详 收藏不详

徐悲鸿对送往巴黎的参展作品的选择使齐白石画作的地位显著提高。较之刘海粟在柏林举办展览时所表现出的态度,徐悲鸿对齐白石更为推崇,他总共带了19幅齐白石的画作赴巴黎参展,这些作品多数以动物和植物为题材,如松鼠、鸭子、喜鹊、蜻蜓、螃蟹、虾、水牛、鼠、小鱼、青蛙、棕榈树、香蕉树等。仅有一幅名为《闲谈》的画作是个例外,这是此次展览中唯一的人物画。不过我们可以注意到,此次徐悲鸿在巴黎筹备的展览中并没有展出齐白石的山水画。

同样,此次展览受到了公众和媒体的好评。展览在巴黎结束之后,展品被继续送往欧洲其他国家展出,先后在意大利的米兰、苏联的莫斯科和列宁格勒展出。列宁格勒展览的目录甚至特别列出了齐白石的31幅画作,虽然其中多数作品的主题与巴黎展出的作品相似,但此次展览中增加了他绘制的一幅山水画作品。遗憾的是,图录中并没有齐白石的画作,这使我们无法通过参展作品对其绘画特点有更多的了解。

结语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能够看到当齐白石逐渐在中国积累起名望之时,作为中国水墨画领域的翘楚之一,其声名也遍及欧洲,尤其是齐蒂尔在众多中国京派画家中看到齐白石的才华,并将其绘画作为他私人收藏的核心。正是得益于齐蒂尔的支持,超过100幅的齐白石画作被带到欧洲观众的面前。

在齐蒂尔对中国现代绘画的本质和意义进行探讨时,他赞赏齐白石的绘画风格并将其视为中国绘画史上的一次创新和革命。他常将齐白石称为自唐宋中国绘画艺术高峰以来最杰出的画家,“在当代绘画领域(在中国范围内),我们可以看到在当时有两位传道者,分别是吴昌硕和齐白石,他们的发展几乎处于同一时期。后者是中国当代艺术事业的中流砥柱,并对年青一代艺术家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如今74岁的齐白石是新流派的共同创造者,同时也是整个艺术运动的传道者。他标志着停滞期的结束,同时也是中国艺术进一步发展的开拓者和宣传者。齐白石的才华可与唐宋书画大家媲美。”齐蒂尔将齐白石视为当代中国最重要的画家之一,并竭力向同时代的欧洲人宣扬齐白石的艺术观念。此外,齐蒂尔在举办的展览中售出齐白石的几十幅画作,如今这些画作仍能在不同的私人收藏中看到。

虽然在规模上小于由齐蒂尔筹划的展览,由中国艺术家刘海粟和徐悲鸿组织的展览同样展示了齐白石的画作。刘海粟并不真正关注中国北方地区绘画的发展,并且在其发起的展览中主要挑选的是来自上海、广州和杭州地区画家的作品作为参展作品,而徐悲鸿则挑选了大量齐白石的画作进入他组织的展览中。和齐蒂尔一样,徐悲鸿也将齐白石描述为中国北方最具有革新思想的艺术家之一,并且致力于向欧洲观众强调其重要地位。正是由于徐悲鸿和齐蒂尔的赞赏和推崇,20世纪20年代末至30年代初,齐白石在中国逐渐得到认可的同时,其名望在欧洲也与日俱增。

来源:澎湃新闻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