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为尊者讳,为贤者讳

作者:陈传席 日期:2016-10-20 10:01:31

阅读次数:2054

  《吕氏春秋》曰:“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孔子则:“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我的一位朋友曾给我讲过,他最反对为贤者讳,他说他要写文章发表出来。他列举很多事例,说某某汉奸,为侵华的日军画画,为投降日本的汉奸画画,等等,但学者们不敢讲,是“为贤者讳”。又说,某人编文集,对某人有利的文章全部编入,不利的文章则不编入,这也是“为贤者讳”。还说了很多。我说:“汉奸是贤者吗?对于汉奸就应该揭露,就应该鞭笞,怎么叫‘为贤者讳’呢?怎么能把汉奸论为贤者呢?至于编文集,编者有编者的观点,哪些文章该编入,哪些文章不该编,他们有自己的观点。你也可以另编一集,把你认为应该编入的文章编进去。这和‘为贤者讳’无关。”
  首先要弄清什么是尊者,什么是贤者。我是主张“为尊者讳,为贤者讳”的。但必须是真正的尊者,真正的贤者。汉奸是败类,绝非贤者。凡为尊者、贤者,必须有大节可颂、大义可亲、大德可敬也。必能为人世树立表率,或建千古之功德,或抗击逆流时弊以开愚昧,等等。我们应该多宣传他的大节大义、他的英雄事迹,以励后人,为后人效法的榜样。因为尊者、贤者也是人,吃喝穿睡,皆与常人无异,没必要费尽心血去挖掘他们生活中的小问题,加以宣扬。有些人一旦找到英雄人物一件小事,且不知真假,马上大加宣扬,以为自己了不起,有了新的观点,发现了大问题,学问做到家了。
  比如,张志新在“四人帮”等极左思潮肆虐的年代,敢于坚持真理,直言“四人帮”之流的错误,遭到批判、逮捕。她如果认错,不再坚持真理,也就无事了,但她仍然坚持真理,被判了无期徒刑;她如果不再坚持了,也就不会死,但她仍然坚持,改判死刑,仍不后悔,最后被割断喉管,并遭枪杀,为真理而献身。这种精神是值得后人效法的,应该大加宣扬。我们现在的社会就缺少这种品德。但又有人说,她生活小节有点问题,还举出例证。这就不应该,你说这些有什么用,能削弱她为真理献身的英雄行为吗?这些事即使是真的,也应该“为贤者讳”,不应该宣扬。写者、编者、出版者,如果不是别有用心,就是十分无知。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庸众十分多,他们对于英雄人物,为真理而献身的伟大意义视而不见,一旦见到英雄人物有一点小问题,便大加张皇,以一点概全面,以为完了,这个英雄完了。他们津津乐道的就是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问题,一叶障目,以为天下都是黑的。就有一位很有名的书法家告诉我,张志新的事不应该宣传,她本身生活不怎么检点。宣传张志新英雄事迹、研究其重要价值的书,揭露“四人帮”等极左罪恶的书,他不去看。张志新为真理献出生命,他也不问。他只看到了这一点生活小节。其实感情问题、生活小节,是常人不可避免的事。蒋经国在台湾是被人称颂的为民众着想的人物,但他在婚外还和一名姓章的女子长期同居,还生有子女,这也无碍其大节,还是被人称颂。文天祥年轻时是花花公子,但宋末国家有难,他挺身而出,视死如归,这才是伟大的文天祥。弘一法师年轻时妻妾成群,身边美女如云,最终仍不失为一代高僧。希特勒年轻时遵守法纪,不贪女色,见血掩面,但仍为一代恶魔。看人要看大的方面。
  凡英雄,临大节而不可夺者,唯其时与义而已。大节者,安国家定社稷者也。《孟子传》中说:“使天下无事则已,使天下有事,非不自欺者,其谁足以当之。”“此忠义之士也。”极左时代,知其错者,万亿人也,唯张志新拍案而起,直言之,“非不自欺者,其谁足以当之。”“此忠义之士也。”你抓到她生活上一点小问题,说明你是英雄吗?你想毁灭这个英雄吗?当然,对于汉奸,对于反动人物、祸国殃民之流,那就该毫不留情地揭露,而对于贤者,还要讳。“为贤者讳,为尊者讳”就是要宣传其大节。
  再如陈独秀,主办《新青年》杂志,发起新文化运动,改变一时的伦理道德,创建中国共产党,等等。他改变了一个时代,这是他的伟大之处,也是研究家必须研究的,也是道德家必须宣传的。但庸众可不注意这些,奴才眼里无英雄,他们一下子听说陈独秀在某处嫖娼就相信了。这是无耻或无聊文人编造出来的。我问过这些“专家”:“你们看到陈独秀嫖娼吗?”回答是“没看到,但这是真的”。“怎么知道是真的?”“肯定是真的。”“有证据吗?”“是真的。”他也没见到,也拿不出证据。中国庸众的品性,人有大德大功大义,便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旦有人编造其“损德”的负面内容,便马上相信,完全没有根据,他也坚信并广为传播。陈独秀的人格是高尚的,蔡元培反复称赞:“近代学者人格之美,莫如陈独秀。”这也是当时的公论。陈一生反帝、反封建、反法西斯,反苏联把中国变为其殖民地。他要想做大官,十分容易,但他不愿低下高贵的头!他生活十分艰难的时刻,也拒绝任何高官的馈赠。他八次被捕,四次坐牢,但仍“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人格何其伟大!
  小人唯其小,所以只能注意到“小”,真假他不知、大事他不看便认为陈独秀一生只有嫖娼这件事。当时,没有嫖娼的人太多,但他们发起新文化运动了吗?他们改变了中国的伦理道德吗?他们组建了中国共产党吗?反过来,嫖娼者也很多,却没有一个因嫖娼而成为伟人名人的。
  所以要“为贤者讳”,即使陈独秀真有嫖娼事,在那个时代,也是小节,比起蒋经国婚外生子,更微不足道。
  “为尊者讳,为贤者讳”,应该为创作家和写作家必知的一个原则。比如现在的微信、小报、小刊物上盛传齐白石好色,娶小妾,津津乐道。如果创作家只创作齐白石好色内容,美术史只记其好色,那就错了。齐白石成为大画家,成为人们尊重的长者,绝不是因为好色,后人如果只学他好色,也绝对成不了大画家。应该研究的是他如何刻苦学习,如何研究传统文化,不求官,不求名,只为艺术而献身的精神。要宣传的是他的民族气节,当日寇侵占北平时,他毅然退回日本人配给自己的烤火煤,断然拒绝和日本人来往,他题山水画“中华无此整山川”,他画螃蟹题“看你横行到几时”。他的爱国热情、敌我分明的品质,这才是后人要效法的。
  现在有一股风气,做学问的人未在正道上下功夫,而拼命挖掘伟人、英雄人物、成功人物生活中的小污点,且不论其真伪,到处宣扬,以表现自己的独到见解,更忘记了“为尊者讳,为贤者讳”的价值意义。如前所述,尊者、贤者也是人。人有七情六欲,贤人俗人是相同的,但庸人、小人见小疵而忽其大节,我辈笔墨不可不慎也。
  笔者写了很多书,读者很多,然真正的知音并不多,有一位广东老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你的书读者很多,真正读懂者,真正了解你的读者并不多……你在写史,你评判很多书画家,但你实际上很注意宣传忠义,宣传气节,第一篇(指《画坛点将录》)李瑞清就如此,自叙也如此……”我听了十分感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写书写文的人,必须注意宣传正能量,写史记事,选材取事十分重要,写得好,你的文章便可改变读者,使之走向正义、正直,坚定气节,走向崇高。有很多英雄人物甚至伟人,都是看了英雄人物的英雄事迹而变成英雄的。我在董存瑞家乡了解过,那里的人至今都知道,董存瑞当时看了很多英雄人物事迹,他经常说,我也要为国家献身,后来果然成为英雄。如果一个人读到的全是某人狎妓、某人好色,他也可能会成为好色之徒。作家笔下可以“积德”,也可以“积恶”“损德”,必须自觉起来。
  我们要注意挖掘、宣传“尊者”“贤者”的大节、大德、大义,宣传其为国为民的崇高事迹,而略去其生活中的小疵、小节中的不足部分。对于成功画家的宣传也是如此,宣传研究他成功的要素和大节,不必津津乐道其小疵,尤其是那些没有根据的“劣迹”,不但不能相信,更不能传播,“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如果正确地理解,至今仍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