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绘事履痕

作者: 日期:2015-07-16 09:38:04

阅读次数:3036

绘事履痕

  “何家英人物画展”之后随即又在海南与我的老师白庚延一起举办了“白庚延、何家英中国画展”,是由海南港澳投资公司邀请举办的。随后我的小写意作品《朦》参加了他们举行的拍卖会,竟拍出了3.6万元的高价。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拍卖,竞拍者是一位在海南做地产生意的四川人。他可谓年轻气盛,当天下午就开着个大奔到了我们住的寓所拜访。他说他听了我在开幕式上的讲话,很是感动。其后我们成了好朋友,他说由于认识了我而改变了他人生的道路。在这之前,他可以说是个“暴发户”,整天泡在夜总会挥霍无度。后来海南经济不景气,我的这位朋友卖掉了大奔,回到四川老家,成为有名的古董收藏家,至今我们交往甚密。

  这个展览之后,我基本上把方向转入了小写意画的研究上。只是在课堂上画些工笔写生,因为我始终保持着对写意画的钟爱。我认为一个大画家应该是比较全面的,不能只停留在工笔上面。纵观历史皆是如此,更何况写意画充满了灵性和画理,不画写意很难对中国画有深刻的理解,特别是文人画的精神和笔墨语言,更值得我们去破解和学习。而我主要讲的是元人的文人画传统,他们是从工笔传统派生出来的,经过对自然的感悟与心性结合,创造出了新的表现语言,其内涵深厚、耐人寻味,不像后来的追随者,只摹其形制,不得其根本,缺少对自然的感悟。
  我试图脱离开蒋、黄体系,另辟新径,这得要根据自己的心性、气质来选择道路。由于我倾心于文人画的平和恬淡,力求将文人画的山水画笔墨精神融于人物之中,用线平和、委婉、逍遥自在。我不过分追求内容题材上的深刻性,只想表达一些诗意的散淡和闲适情境,我实在太渴望这种情境了。这并不违背中国文化的境界,也往往会与国人的审美心理理想契合。如果说把我的工笔作品比喻成小说和散文的话,那这些小写意画作品就是一首首飘逸轻松的诗歌。二者之间不能量比,但它们同样是我的灵性之物。
  任何一种艺术,要重新起步,谈何容易!工笔画的工整、细腻严重地障碍着感觉的抒发,笔墨容易过于纤细、呆板,刻画容易处处斤斤计较,实际上,工笔和写意的笔法根本就是两回事。工笔是以形制见长,而写意则需强调笔墨的表意——虚实相生。线的组织形式也不适于用在生宣纸上,工笔的笔法是支撑不起画面的,画多少线都觉得不够,而写意线一两条可能就够了,所以写意线的内涵是非常深刻的,趣味也是非常丰富的。这种虚灵之线能超凡脱俗,体现出高逸的品格和境界。要达到这样的境界并非易事,绝非几条线就能解决问题,而把握画面的综合能力,也是需要有一个实践过程的。不熟练和稍为欠缺很容易反映出幼稚的手法,但不能因开始的不成熟而放弃方向性的选择。在长期的努力下我终于在这方面有了些眉目。我自豪欣慰的是,在为功名所累的今天,我还在有所探索和进步。然而综合来看,一些作品还缺少有真切生活感受的东西,这和我长期在家里画画有关,过于封闭往往使我“弹尽粮绝”。另外,对写意画,我绝大多数的作品是起稿子画的,这一方面有它严谨的一面,而另一方面又损害了气韵与性情的抒发。我深深地意识到,不脱离稿子,永远不会领悟到写意的真谛。现在这仅仅是我探索的一个过程,我渴望不被纷乱的事物干扰,平心静气,悠闲自得。我喜欢白石老人的一方印章:“偷得浮生半日闲”。

  

                                                              图一

    由于我在写意画上的努力,使得我在工笔的表现上有了新的认识,在线的表达上增强了写意的因素。如《绣女》(见图一)的面部线条勾得较干,松松的,增加了趣味,提高了品格,而《沧桑》则更多地使用了写意的笔法,勾皴并用,加之以砌染的方法施以面部颜色,生动地表现出了人苍涩的皮肤。

                                                               图二
  因为重点转移到了小写意的创作上,很少画工笔。终于在1997年又创作了一张更加厚重的工笔画,所以说它更厚重是因为它画得比任何一张作品都充分和深入。这是表现沂蒙山区采桑情节的画,采桑叶都是在清晨和傍晚,是需要带着露水的,所以开始取名叫《朝·露·桑》(见图二),觉得挺有诗意,可老师觉得不妥,就连我那位很有学问的好友寒碧都觉得不好。陈冬至老师起了个名字叫《桑露》,大家都说好,我也就采用了这个题目。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始终都耿耿于怀,还是觉得《朝·露·桑》好,因为它如诗如画。
  我把画面处理成一个绿调子,力图表现清晨润含露水的感觉,而人物与服装则以红色为主,形成很好的补色关系。我很喜欢画里主要人物的形象,这是以前在河南搜集到的形象,丹凤眼、翘嘴唇,很有味道。由于她身后的树干横穿于头后,不得不把人物画得厚重些,不然就会贴在树干上。人物刻画得非常充分,在这张画里我偷偷地用了一点光,主要人物的光是从地上反射的,这样的光不庸俗,而树上坐着的人则采用了一点逆光,后面的叶子用的也是逆光效果。作品完成得十分艰难,尤其是在关系的把握上尤为难。我的作品追求的就是关系和谐,这么多的人关系就复杂了,所以为调整好关系煞费了一番苦心。该作品参加了“首届中国人物画大展”,又是票数最高,却被取消了金奖,而只落了个银奖。主办者劝我正确对待,说我的画没有超过《秋冥》,我倒是不在乎得不得奖,但这种做法实在不合情理。   (9)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