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心底彩墨—李松

作者:李松 日期:2017-03-27 09:26:26

阅读次数:539

李志国的画把观众引向一个扑朔迷离的神奇世界,线与色块错综地交织着,有往古有现代,有现实有幻象,欢天喜地之中夹杂着几分苦涩。他把墨与色融汇,编织出一片斑斓、一片瑰奇,朦胧之中有些班驳的白色亮点吸引着人们的视线,让我不由得想起画家黄宾虹的一段话:“岩岫杳冥,一炬之光,如眼有点,通体皆虚,虚中有实,可悟化境。”(1953年题山水小品)迫近观看,一些形象次第呈现出来,那里有米脂的婆姨、吹唢呐的老汉、穿着大红兜肚的陕北娃……其间夹杂着花、鸟、牛、羊,还有花灯、剪纸、面花。这些不是一览无余,而是似显又藏,等待着你的欣赏。在玩味的过程中,跟随着画家走进了陕北黄土高原,走进了画家的梦境,体验着李志国对那片热土魂牵梦绕的情怀。

    李志国称他的画是彩墨画。但他的画又与人们对彩墨画的印象颇不相同,而是他自己创造的一种绘画样式。那富于装饰风格的画面,由于有着作者对生活的直接感受而不流于空洞形式。

    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李志国毕业于天津工艺美术学院的装潢美术系。70年代以后,在学校的设计室、教研室从事创作和教学,始终不曾离开“装潢”两个字。但他对装潢并不很感兴趣,他说自己喜欢的是“中国画式的装饰画”——似乎可以以此作他那“彩墨画”的注脚。他后来形成个人风格的绘画作品正是在装饰趣味中追求中国画的神韵。

    在“文革”动乱期间,他被分配去搞展览——在北京参加中草药新医疗法展览,在天津参加三条石阶级教育展览……先后有十几个。虽说这与美术专业没有直接关系,但毕竟有机会接触画笔,更为难得的是有机会与从事不同美术专业的画家在一起,有了相互切磋的机会。

    他先后画过插图、宣传画、年画以及上千幅的连环画,也画过中国画,刻过木刻,后来还参加了布置人民大会堂、天津火车站的创作活动。七八十年代,李志国的作品很时尚,形象甜美,很容易获得展览、获奖、出版的机会。然而他苦恼,他要寻找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和表达形式。

    七八十年代之交,李志国受林风眠、黄永玉、吴冠中和一些同辈画家作品的启发,开始从事“彩墨画”的尝试。而直接促成其作品取材、立意和画风转变的则是去陕西、甘肃、河北等地农村深入生活的感受。出生于天津市的李志国为陕北黄土高原自然景观和淳厚的民风所深深激动。他后来著文说:“我经常到陕北采风,有两年的正月十五是在延安和榆林度过的。塬上的元宵盛会、舞狮子、耍大龙,气氛非常热烈,尤其是夜晚达到了高潮,各式彩灯、各种彩花,五彩缤纷令人目不暇接,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刺激,每每忆起陕北,总想起那个色彩的世界,彼情彼景,让我感到色彩是有生命有感情的,她使我陶醉其中。”(李志国《随心赋彩》)

    陕北丰富强烈的色彩世界改变着李志国的绘画面貌,为他的创作带来新机。陕北节日景象也与李志国童年时代家乡生活印象相重合——他的外祖母家在天津旧城东北角娘娘宫附近。娘娘宫又称天后宫、天妃宫,是北方最重要的妈祖庙。旧时每逢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传统的天后诞辰,都举行盛大的庙会,有法鼓、高跷、舞狮等热闹非凡的娱神活动,还有孩子们特别喜欢的拉洋片、走马灯等。陕北的社火唤起了李志国久埋于心头的浓浓乡情,种种画思油然而生。他先后画了《黄土魂》(1985)、《古塬春意》(1995)、《米脂金秋》(1997)、《姑嫂观灯》(1997)、《狮子滚绣球》(1997)、《岁岁吉祥》三联画(1997)、《贺岁图》(1998)、《塬上花灯》(1999)、《黄河谣》(1999)、“塬上寻梦”组画(1997—2002)、《山里人》(2000)、“土窑洞”组画(2002)、《黄河曲》(2003)等几十幅与陕北生活、与黄河有关的作品,依次构成一个创作系列。

    与创作同步,李志国这一时期也在不断向传统求索,向西方艺术吸纳,扩大视野。他90年代初去山西永乐宫、1994年去敦煌莫高窟参观、临摹,从古代壁画作品中感受到传统艺术的宏大气象和运用色彩的经验。1998年,他随中国青年画家代表团赴欧洲七国进行艺术考察,亲近西方古今绘画大师的真迹,特别是塞尚、马蒂斯、毕加索等现代画家的作品。这更使得李志国思路大开。然而最深刻影响着他创作取向的则是根深叶茂的民间艺术。

    以李志国这些活动与他在同时期的创作叠印,可以见出他的绘画作品提炼、成熟的发展脉络。他的探索从写实、从工笔重彩入手,后来又从写实、从工笔重彩脱出,形成他装饰性中国画的画路。

    他的作品以线为骨架,以画面的切割形成构图的变化。画中人物夸张变形得很厉害,特别是人物的眼睛与手足部分。然而他谨慎地把握着分寸,不让变形过分得使人不能接受。仔细端详,画中陕北婆姨面相、身段还是很俏丽的,男孩子也不失质朴与英俊。人物和动物身上装饰着花朵和果实,这是民间美术创作中惯用的表现手段。李志国在画面构图、形象处理、色彩运用上找到了民族、民间美术与西方现代绘画相沟通的东西。

    色彩的运用在李志国作品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利用不同色相、纯度、明度的并置对比以及互补色强化作品的表情作用,令观者依据各自的感受产生不同的情绪共鸣。而画面整体的和谐统一则与色墨的运用有着重要的关系。在这方面,他深受前人论述的启发:“用色与用墨同,要自淡渐浓,一色之中更变一色,方得用色之妙。以色助墨光,以墨显色彩,要之墨中有色,色中有墨。能参墨色之微,则山水之装饰无不备矣。”(清唐岱《绘事发微·着色》)中国画讲“计白当黑”。黑与白也都是颜色,在李志国作品中分别担任着重要角色。

    这两年,李志国的创作有些新的变化:一是有意加强书写性,逐渐放开,向写意发展;二是他说想尝试画些城市题材。

对于不断求索者,变是永恒的,但最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

2004年9月于北京

中国书画报社版权所有  备案编号:津ICP备05001607号

天津美术学院主办  中国书画报社出版  国内统一刊号:CN12-0021 邮发代号:5-10

地址:(300384)天津市南开区华苑榕苑路16号鑫茂园C2座2层D单元中国书画报

网站电话:022-23719859  邮箱:zgshbwangzhan@126.com